<tt id="zpuxi"></tt>
<rp id="zpuxi"></rp>
    <tt id="zpuxi"></tt>
    <rt id="zpuxi"></rt>
    1. <rt id="zpuxi"></rt>
      <tt id="zpuxi"><form id="zpuxi"></form></tt>

            <rp id="zpuxi"></rp>
            <u id="zpuxi"></u>

          1. 一个舀汤的刷漆工
            发布者:admin 时间:2016/1/11 0:00:00 浏览量:1007

            “滂沱汗似铄, 微靡风如汤”。在重庆总公司的午餐时间,每当我打好饭菜,准备去打汤的时候,这副场景总是让我停下脚步,欣赏良久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他整整齐齐的摆放好打汤的小碗,然后从装着热汤的桶中慢慢的一瓢一瓢舀出汤来,由于汤勺手把比较长,个头有点矮小的他显得有点吃力,舀出汤后慢慢地悬浮到碗上方,再轻轻的倒进几个碗里,不能太满也不能太少。太满同事们不好端出去,太少则汤又不够喝,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掂量着。一瓢汤顶多分给三个碗,分完汤后,他又不厌其烦的继续舀,重复再重复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有时候看到同事比较忙,他顺手把装好汤的小碗端到他们的饭盘上去。有的同事等不及装满小碗,就端汤匆匆离去,不知道是急什么,连谢谢都没留下。我也过去端了一碗汤,顺便试着说了声谢谢,结果他没理会,继续“埋头苦干”。于是我瞬间懂得了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不说谢谢,因为说了也没回应。其实,他所做的并不是为了一句谢谢,而是很简单的,像一个父亲在家里给孩子打打汤喝。此刻的我们,感觉到的这种家人般的温暖已超过了重庆的高温!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他从不停下来休息,直到所有人都有汤了,他才一个人去打那些剩下的菜,然后随便在一张被同事们弄得沾满油和残菜的桌上津津有味的吃着,我过去和他聊天的时候才发现有点面熟,半天才想起他是在刷漆室里工作的一位姓曾的老师傅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为什么一个刷漆工每天吃饭时间都给同事们打汤呢?莫非是公司的兼职?抑或是为了让别人注意自己而故意做的?但公司并没有为吃饭打汤而专门开设一个职位,而且谁又愿意一直坚持自己饿着肚子,站在热烘烘的汤桶旁给所有同事打汤?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每次在工作上遇到他的时候,他总是笑着拍拍我肩膀问:“小子,板子(需要刷漆的主板)回来了没有,做了多少?”或者是“你们板子如果晚点回来的话记得提前告诉我,我好加班给你们刷”。
            每当我进到刷漆室,那种刺鼻得让人晕头转向的气味让我非常受不了,于是问他:“这里气味这么刺鼻,长时间下去受得了不?”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他告诉我:“小子,这味道很好闻、很香的哟!我就喜欢这种气味!”。这句话让我感动了很久,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工作的意义和价值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一个小小的刷漆工,或许很多人都看不起的职位。但正因为有了这样无数个把青春挥洒在梅安森,把梅安森当作自己家的前辈们的努力,才成就了梅安森的今天。想想坐在清新亮丽办公室里年轻的我们,在物质需求大于精神需求的现实潮流影响下,有多少人能这样深深热爱着自己的工作,热爱自己的岗位,关心身边的人呢?
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们是一群从不认输的年轻人,梅安森的这种“刷漆精神”,是我们应该传承的。让我们握紧手中的“刷子”,刷出靓丽的梅安森,刷出风霜雪雨也无法侵蚀的梅安森,刷出刚硬如钻的梅安森,让世界每个角落都飘逸我们梅安森这个“大刷漆室”的“香甜味道”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爱上了朋友的姐姐,无限在线观看免费,日本gay视频japan,西西大尺度美軳人人体bt 网站地图